1. <button id="v3ke3"><acronym id="v3ke3"></acronym></button>
      <rp id="v3ke3"><acronym id="v3ke3"></acronym></rp>
    2. <rp id="v3ke3"></rp>

      離家出走、去向不明、精神受控、割斷親情!神秘“女基督”背后,是誰在裝神弄鬼?帶你揭開“全能神”邪教的真面目!

      日期:2018-8-13 22:28:32 作者:本站 來源:新聞夜航 訪問:3228 頻道:公告資訊 標簽:

      內容提要

      他們離家出走,去向不明!他們精神受控,割斷親情!神秘“女基督”背后,是誰在裝神弄鬼?1.4億奉獻款,獻給了誰?《新聞夜航》今晚6點全省首發,揭開“全能神”邪教的真實面目?。ㄒ唬╇x家出走的邪教信徒在密不透光的窗簾遮擋下...

      他們離家出走,去向不明!

      他們精神受控,割斷親情!

      神秘“女基督”背后,

      是誰在裝神弄鬼?

      1.4億奉獻款,獻給了誰?


      《新聞夜航》今晚6點全省首發,

      揭開“全能神”邪教的真實面目!


      (一)離家出走的邪教信徒


      在密不透光的窗簾遮擋下,在被割斷的親情、友情背后,隱藏著一批長期封閉、行動詭異的“全能神”邪教信徒。他們信奉所謂的“女基督”,打著基督教的旗號,散布著自己的歪理邪說。他們宣揚世界末日,將錯謬的“教義”以近乎洗腦的方式灌輸給邪教追隨者,致使信徒遠離家庭,如癡如醉。為了打擊邪教“全能神”,黑龍江省公安廳組織全省公安機關,歷時7個月,抓獲邪教人員120人,成體系地打掉了“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決策層。今天,新聞夜航將帶您一起,全方位地揭開邪教“全能神”的真實面目。


      近年來,全國各地公安機關接到報警稱,有很多家庭的父母、子女、伴侶、或者是兄弟姐妹長期失蹤,給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而在這些失蹤人口中,大部分都是“全能神”邪教信徒。


      案件偵辦負責人

      初期的偵察我們通過數據的碰撞和研判,最后鎖定了位于齊齊哈爾的一個窩點,那么在2016年的12月31號,我們首先對這個窩點采取了收網行動,在收網行動中抓獲了8名邪教人員,后來經過對數據的分析和研判,確定這個窩點是東北牧區的視頻組。在這次我們發現以后呢,通過這些工作,我們發現我們分析認為東北牧區的決策組有可能潛入黑龍江省。


      為了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全能神”邪教已經形成了一套嚴密的地下組織體系。它在全國共設有十個牧區,直接歸境外指揮。其中,東北牧區包括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以及內蒙古的一部分。在東北牧區中,最高級別的五人決策組負責與境外溝通,商討重大事項。決策組下設電腦組、上網組、編劇組、視頻組等多個小組,專門為邪教組織服務。偵辦單位在取得了第一階段偵察成果后,對整個全能神邪教組織的活動特點和規律做了進一步分析和研判。2017年1月17日和5月17日,偵辦單位分別在哈爾濱、牡丹江開始收網行動。


      案件偵辦負責人

      通過對教會組織進行偵察,我們發現該組織日?;顒?,日?;鶎踊顒臃浅;钴S,每周都要進行一到兩次的聚會,同時在教會活動當中我們也發現,有一些信徒在捐獻奉獻款。


      奉獻款,在“全能神”邪教組織中有明確的規定?!叭苌瘛毙敖陶J為,捐獻和奉獻是每一名信徒的本分。每一名信徒都要“盡本分”,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物質和精力,都奉獻給所謂的“神”。


      案件偵辦負責人

      教會的工作很多的工作都是秘密工作。只有離家出走完完全全放棄世俗的生活,去全力在教會工作,他才能夠得到神的喜悅,也就是才能夠達到他信仰的“最終目標”。


      (二)母親迷信“全能神”離家出走四年整


      在中國反邪教網上,有一個“助你尋親”的公益專欄,專門發布被“全能神”等邪教或疑似團體裹挾人員的尋親公告。第一個在上面登發尋親公告的,是來自安徽的宋女士。四年時間里,她從沒放棄過尋找母親的念頭。這一次,她將尋親的范圍擴大到了黑龍江。


      照片中的人叫宋光鳳,今年61歲,是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人。2014年7月9日,宋光鳳突然拋下即將臨產的女兒離家出走,至今音訊全無。



      受害者 宋光鳳的女兒

      怎么可能連自己的女兒都不要呢?再狠心的人,最起碼我看看我女兒生了過后再走,萬一她要是死在手術臺上呢?但是進入那個教已經沒有任何的親情了,他們那個書籍,包括他們經常手抄的那些東西,教的那些歌全部都是拋棄親情的,不管什么父母,父母算什么,神才是真正的老大。


      2012年,也就是宋光鳳離家出走的兩年前,她第一次接觸到了“全能神”邪教。但是當時,家里人只知道宋光鳳時常在家里聚會,卻不清楚她究竟在做些什么,更不清楚“全能神”的邪教本質。


      野心勃勃的趙維山看到楊向斌有利用價值,就決心以她為工具,擴大自己的影響。他大力“包裝”楊向斌,鼓吹她就是“全能神”、“女基督”,趙維山則自稱大祭司,是“圣靈所使用的人”。表面看來,楊向斌似乎是這一邪教組織中的主要角色,但事實上她不過是趙維山的傀儡,聽任趙維山的擺布與操縱。在趙維山及其黨羽的大力宣傳下,“全能神”、“女基督”等稱呼不脛而走,同時也迅速吸引了許多追隨者。由此,一個初具規模的新型邪教組織“全能神”正式出籠了。  


      為了發展成員、擴大組織,趙維山通過曲解基督教的《圣經》,編造了《話在肉身顯現》等40多種邪教書籍,建立了一整套虛無縹緲的歪理邪說。他全面否定《圣經》,宣揚“世界末日”論,稱只有“全能神”的書,才是“神”最新的發表?!叭苌瘛毙敖踢€宣稱,只有相信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的“神”才能得到拯救,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遭到毀滅。2000年,趙維山出逃到境外。


      近年來,“全能神”邪教四處散布歪理邪說,欺騙、拉攏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眾,破壞了無數個幸福的家庭,嚴重危害了社會穩定。


      (四)起底“全能神”邪教發起人——趙維山


      在信徒眼中,這位常居海外的所謂“大祭司”是“圣靈使用的人”,擁有絕對的支配權力,要無條件服從。不過在家人眼中,趙維山是一個淡漠親情,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的普通人。


      在姐姐的印象中,趙維山幼時性格開朗、外向,后來因為信奉邪教,就基本不和家里人聯系了。作為家中長子,趙維山曾經幸運地接了父親的班,成為一名正式的鐵路職工。也正是因為這份工作,趙維山第一次讓家里人感到了失望。


      趙維山的姐姐

      就因為信這個把工作辭了,老換不好的工作。什么時候換的(工作)也不知道,跟誰換也不知道,就是任性,自己說了算,爹媽說不了,我們也說不了。


      1984年左右,趙維山的父母和孩子因為煤氣中毒去世。但是在姐姐的印象中,趙維山當時并沒有流露出過多悲傷的情緒。


      趙維山的姐姐

      我回來他們說,他也就跪著我媽面前和孩子面前,也就禱告禱告拉倒了。


      趙維山的前妻

      我說孩子好像沒死,還軟和呢,能不能讓她復活。我就抱著這希望讓她活呢,那時候就像精神病人似的。


      一段時間里,趙維山的妻子也受到了他的蒙蔽,跟他一起參加過非法聚會。但那時,趙維山還沒有自稱“能力主”。趙維山真正發生變化,是從南方回來之后。


      趙維山的前妻

      上南方去一段時間回來,就說圣靈有新的作工了,完了就說呼喊“常受主”,說圣靈在他身上,你一呼喊“常受主”,圣靈就開始作了。我就認為始終他根本他就不是神,沒變成神。人到啥時候他是人,他不會變成神的。


      在趙維山自稱“能力主”期間,一直追隨他的信徒郭某也一度產生過懷疑。


      趙維山的前信徒郭某

      我總感覺就是說的和《圣經》和現實出入有點兒太大。心里有疑惑沒人敢問。心里頭有些想法。一個人他怎么能變成神,有這想法但沒人敢提出來。你尋思他是神他是主,你提出來那就不虔誠了嘛,沒人敢問。


      1991年,“永源教會”被公安機關取締,趙維山出逃河南,2000年又出逃到境外,徹底斷了和妻子的聯系。


      趙維山的前妻

      想找他,后來尋思沒用,找不著。一賭氣我就離婚了,因為不離婚,我沒法維持生活了。我那時候啥都沒有,就剩我自己。


      (五)重要線索直指大慶 決策組成員現身


      從一名普通的鐵路工人,到建立以自己為膜拜對象的“永源教會”,再到如今“全能神”邪教中真正掌權的大祭司,趙維山一步一步站上了自己所構建的權力塔尖。為了維系手中的權力,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他教唆信徒們從事類似特務一樣神秘的地下活動,給警方設置了諸多阻礙。偵辦單位在齊齊哈爾、哈爾濱、牡丹江展開打擊“全能神”邪教信徒的收網行動。而最重要,也是起到決定性作用的,是在大慶的第三階段收網工作。


      在大慶市,偵辦單位發現了“全能神”邪教隱藏在社區里的22個窩點。這些窩點大多門窗緊閉,拉著厚厚的窗簾,很難觀察到屋子里面的情況。邪教組織成員的行動也十分詭秘,輕易不出門,即使出門也是“全副武裝”。


      受害者 宋光鳳的女兒

      找機會問過我媽媽,我說你們信的是什么?她說你看是《圣經》,信的是基督教啊。我說為什么不到教堂呢?她說這跟教堂不一樣,她說這個比教堂那個還厲害,意思這是全能的神,“全能神”。不像耶穌基督,他們現在正在偷偷地做工,等到時機成熟自然會公開的,就這個意思。


      2012年底,宋光鳳不滿足于只在家中聚會,開始到舒城縣周邊的村屯拉人入教。其瘋狂程度,讓家人開始感到恐懼和擔憂。


      受害者 宋光鳳的女兒 

      已經到那個瘋狂的地步了,就是你飯不吃可以,水不喝可以,但是今天要拉人,就到了這個地步,擴大他們的規模那種程度。


      也正是在宋光鳳瘋狂拉人入教的同一時期,她開始向家人宣揚“世界末日說”。


      受害者 宋光鳳的女兒

      2012年年底,后來我媽還買了成袋成袋的蠟燭,她說要“世界末日”了,到時候看不見了,一片黑暗。還說如果不發生“世界末日”,這些蠟燭她一根一根把它吃下去。


      宋光鳳沒有等到所謂的“世界末日”,卻依然對“全能神”邪教深信不疑。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發生“全能神”邪教成員故意殺人案件。幾個月后,宋光鳳就帶著簡單的衣物離家出走,沒有留下只言片語。


      受害者 宋光鳳的女兒

      據說那個時候2014年是出走的高峰期,叫我媽他們這些人出去躲環境,怕被抓了。他們在那里恐嚇她,抓過怎么樣,而且給他們播放的視頻是什么視頻,是警察打人的視頻,那也不是真正的警察打人,全是他們自己,邪教內部自導自演的視頻。


      北京、安徽、黑龍江......宋光鳳的女兒放棄了自己的事業、放下年幼的孩子,一個人踏上了漫漫尋親路。她想拼盡全力,把母親從邪教的深淵里拉出來。


      受害者 宋光鳳的女兒

      我找到她了,我真心給她捶幾拳,盡管是我媽,我真的氣死了,你為什么這么狠心把我們拋下來,我是你女兒你都不相信,你怎么會相信那些壞人。他們揪住不放的,恐嚇她,如果說你回來了,神就要懲罰你家人,讓你家人得不到安生,家人會受到什么報復,他們都這樣恐嚇。我在想,她不可能那么狠心的,她肯定也會想我們的,只是她出不來,那我作為女兒,我能不救她嗎?


      程先生是宋光鳳女兒的安徽老鄉,這次和她一起來到了黑龍江。跟尋親家屬們不同的是,程先生已經找到了迷信“全能神”邪教的妻子??墒窃谄拮友劾?,他是魔鬼、是仇人。


      受害者程先生

      就是因為我反對她,她當初說過了,我反對,我是魔鬼撒旦附身,她看到我的眼神都是兇神惡煞的,我當時知道,我也沒有辦法。


      為了讓妻子回家,程先生嘗試過很多方法?,F在,他希望借助媒體,讓妻子回歸家庭、看到他的誠意。也希望能夠揭穿邪教本質,挽救更多家庭。


      受害者程先生

      一輩子成立一個家不容易,孩子也天天想媽媽。就是想把這個危害跟大家講一下,還有很多的家屬可能都不知道,有的人可能是,有的家庭可能不太懂,容易陷入進去,他們看到我們這個節目就有防備,通過媒體播放以后可以挽救很多的家庭。


      (三)揭開“全能神”邪教的真面目


      所謂的“全能神”究竟有多邪惡,才會讓信徒們拋家棄子,置親情于不顧?這些信徒們所信奉的,究竟是救世的神,還是裝神弄鬼的人呢?只有全面了解邪教“全能神”的背景,才能真正認清它的邪教本質。


      “全能神”,又稱“東方閃電”,是一個典型的假借宗教之名,行害人之實的邪教組織?!叭苌瘛毙敖痰膶嶋H操縱者和發起人叫趙維山。1989年,趙維山在河南加入“呼喊派”邪教組織,在掌握了冒用宗教行騙的種種招法后,趙維山在非法建立的“永源教會”開始自封“能力主”。1991年,“永源教會”被公安機關取締,趙維山拋下親人,逃竄到河南等地繼續行騙。在此期間,趙維山認識了比他小22歲的楊向斌,并很快姘居在一起。


      大慶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反邪教大隊大隊長李育春

      他們在行走過程中,就是突然停步,回頭觀看四周有沒有人員或者是折返走。他們出門都戴口罩,而且不使用手機。


      “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一般都是采取隱匿行動的方式,不住賓館旅店,使用他人身份證乘坐火車。成員聚會時要設置觀察哨,互相稱呼“靈名”、“化名”,也就是教會里使用的假名字,不允許打聽別人的底細和情況。要求信徒不用手機、不看電視、不能上網,如果想要聯系的話,就采用最傳統的方式——傳紙條。大慶的馮某“盡本分”的方式就是專職“傳紙條”,一傳就是六年。


      “全能神”邪教成員馮某

      它那頂上畫的仨燕,我們見一個燕就走就飛,就像說的,這個工不能誤,必須得給送到,今天就是下刀子你也得給送到,外頭下雨刮風你也不能誤了這一條,怎么你得給送到。


      不同緊急程度,在紙條上標有不同的暗號,如果不能及時送到,就要被組織修理。帶著“仨燕”的“雞毛信”,常常讓馮某感到委屈和崩潰。


      “全能神”邪教成員馮某

      那天就是所有的車都不走了,打車回來的,那天凍的就感覺,這“本分”盡的,就感覺可傷感了,眼淚都下來了那個“本分”盡的。


      為了全身心盡“本分”,信徒們基本不太出門。也正是這樣的特點,讓警方在偵察中發現了兩名重要人物。


      經過細致的梳理和分析,警方確定,這兩個人應該是剛剛流動到黑龍江的東北牧區決策組成員。2017年6月24日,偵辦單位在大慶市展開第三階段收網,抓獲6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東北牧區決策組組長1人、成員1人。至此,歷經七個月,省公安廳共抓獲“全能神”邪教人員120人,成體系地打掉了東北牧區決策層,有效地固定了證據。


      案件偵辦負責人

      我們完整地抓獲了電腦組,而且這個電腦組是在工作狀態。我們打開了電腦組的數據庫以后,我們發現里面有大量的檔案,還有近五年來和境外通聯的信件。在這里最重要的是發現了,從2016年的年底到2017年的3月份,短短幾個月時間,向境外總部匯出了1.4億的奉獻款。


      (六)1.4億奉獻款獻給了誰?


      4個多月的時間,1.4億的奉獻款。這個龐大的數字,僅僅是東北牧區這一個牧區向境外非法轉移的資金。信徒們節衣縮食省出來給“神”的奉獻款,最后究竟用在了什么地方?又奉獻給了誰呢?


      打掉了東北牧區電腦組后,警方通過對1.4億轉款資料的分析,找到了轉款負責人——“全能神”邪教轉祭組組長張某。在成為轉祭組組長之前,張某做過簽證組負責人,專門制造假證件,幫助組織成員辦理出國簽證。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轉祭組組長張某

      (在國外)都得邊打工邊盡“本分”去,而且打工掙來的錢維持自己的花銷之外,剩下這些錢一律都得要奉獻養教會。

      在信徒們看來,奉獻錢財,就是預備善行,可以在災難當中不死。躲藏在境外的趙維山和所謂“女基督”,每周都要通過各種書籍、音頻給信徒洗腦,讓他們心甘情愿為“神”奉獻。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轉祭組組長張某

      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特別就是坐一塊錢的公交都舍不得,甚至有一些老姊妹撿一些礦泉水(瓶)、紙殼和泡沫,攢下來的零錢她都奉獻。


      根據“全能神”邪教大祭司,也就是趙維山的指示,信徒們的“奉獻款”必須是現金,不允許存在銀行里。因此,每一個牧區都會有很多“保管家”,專門保管這些錢財。2016年10月,張某突然接到指令,東北牧區將臨時成立轉祭組,唯一的任務就是把部分“奉獻款”轉移到境外。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轉祭組組長張某

      之前要往國外轉的時候,牧區的決策組的組長就告訴我了,說哪個區哪個區有多少錢,當時她跟我說的時候真的是大吃一驚,我說這么多錢啊,就是因為我們這錢多,所以才要往國外轉。


      從2016年11月到2017年3月,張某和另外兩個轉祭組成員幾乎每天都要經手幾百萬的奉獻款,卻沒有一個人敢打這些錢的主意。當時在她們心里,這些錢都是神的祭物。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轉祭組組長張某

      他說了神的祭物只有神的祭司和神能使用,在我們交通原則上,這個涉及到錢是特別嚴厲的,所以我們不敢有非分之想,不敢動。


      信徒們不知道的是,所謂“神的祭司”和“神”,實際上就是趙維山和楊向斌兩個普普通通的人。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轉祭組組長張某

      如果享受太多就是一種罪,所以說讓我們都不能吃得太好,穿得太好,而他在國外卻住著豪宅,過著奢侈的生活,這么多的錢就是給他打過去了,這么多錢呢?哪去了?所以這也是讓我清醒的一方面,也讓我懷疑的一方面。使我認識到我所信的這個“全能神”,它的確就不是真神,它就是一個打著信神的旗號來斂財,來欺騙我們這些人,利用我們這些人。


      (七)不敢不從的恐怖“起誓書”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在這些“全能神”邪教信徒口中,除了“奉獻”之外,還有一個詞出現的頻率也特別高,這個詞就是“不敢”。他們怕的究竟是什么?這樣一個邪教,又是如何給信徒洗腦的呢?


      這幾張手寫的字條,是信徒們剛剛入教時寫下的起誓保證書,里面充斥著“詛咒”、“不得好死”之類的恐怖字眼。


      “全能神”邪教成員馮某

      他就是說的,那你不干的話,那你背叛神了,你要把本分放棄你就屬于背叛神,到時候會遭神懲罰的,就這么說,完了再一尋思你說都干這些年了,我冷不丁不干了,就遭懲罰了,我心里是不是有點不甘啊,所以自己還得忍著,完了還得去做。



      大慶市公安局高新區公安分局民警劉增博

      他這個往往都是用自己,用信徒自己最親近的人或者是他感覺最在意的事,或者是他自己內心中最恐懼的一種死法來發一個毒誓,以達到精神控制的目的。


      帶著毒誓的起誓保證書,就相當于在信徒心里立下了一道坎。因為擔心受到詛咒,信徒們不敢出賣教會,被抓捕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閉口不談。這給審訊工作帶來了極大的難度。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視頻組成員小滿

      因為我不抬頭,我不跟別人說話嘛,然后有一天那(警察)叔叔進去,我就抬了一下頭,然后那叔叔都說,你今天真表現不錯,你都抬頭了。


      小滿是東北牧區視頻組成員,今年只有19歲。四年前,通過寄宿家庭的一位姐姐,正在讀初中的小滿開始接觸“全能神”邪教。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視頻組成員小滿

      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了,沒有幾年了,說讓我跟她就是,就做這些視頻呢,說做視頻本身也算是一個技術,然后說做了這視頻之后呢,你還能就是以后世界末日呢,還能說生存下來。


      2015年中考,小滿取得了全班第一的好成績。但那時,她已經完全相信了“世界末日”的說法。為了得到所謂“神”的拯救,小滿放棄了學業、離開家,開始全身心為“全能神”邪教組織“盡本分”。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視頻組成員小滿

      也就是睡三四個小時是多的,然后有時候兩三個小時,反正天天就是這樣。如果就是閑著或者是像效率差點兒的話,可能就會被說,或怎么回事的。那時候他們也就說是什么修理對付。


      2015年7月,小滿被組織要求離開老家吉林,前往黑龍江“盡本分”。在這期間,趙維山不斷向信徒傳遞“警察會打人”的信號,讓信徒對公安機關產生了極大的誤解。


      “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視頻組成員小滿

      那時候就被抓之后,然后我覺得可能耐心也就是那幾天吧,這幾天如果我不說的話,可能就會發生那些事情或者被打,或者啥的。但是后來因為我一直被,就是說轉化,半年的時間。后來那時候覺得,是真不一樣,說感覺他們(警察)每一個人都對我都挺好。


      在民警的耐心勸解下,小滿終于肯面對現實,認清“全能神”的邪教本質。為了幫助小滿重返社會,民警還幫助她聯系了一家電腦學校,替她交了學費?,F在,小滿擁有了一份真正的工作,也擁有了嶄新、見亮的人生。


      (八)只有真邪教絕無“全能神”


      “全能神”邪教將一個個鮮活的人,操縱成了一臺臺沒有情感的機器。它企圖通過摧毀一個人,來破壞一整個家庭,最后達到危害社會的目的。它還打著基督教的旗號,將基督教的信徒作為主要的洗腦、拉攏對象。但實際上,“全能神”邪教與基督教正教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


      “全能神”邪教與基督教最大的區別在于它錯誤的倫理觀?!叭苌瘛毙敖虥]有教導信徒去愛人,而是教唆大家“有業不就,有田不耕,有學不上,有家不回,有子不教,有父母不養”。


      黑龍江神學院新約教研室主任崔敬煥

      單單地去為了這個上帝,這個“神明”而去拋棄家庭,專心的去服侍這個“神明”,把愛上帝和愛人這兩者極端地對立起來,以至于在社會當中信了“全能神”邪教就會帶來家庭的破裂,家庭的破壞。


      在所謂“全能神女基督”的教導中,信徒們為了遵循指令,可以不擇手段?!叭苌瘛毙敖桃舱抢盟麄兯笤斐鰜淼摹芭健边_到蠱惑人心的目的。

      黑龍江神學院新約教研室主任崔敬煥

      他們主張人只有聽從“女基督”的教導才能得救,那么通過這樣的教導,他們蠱惑人心。


      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國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國家也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但如果因為信宗教,變得淡漠親情、變得偷偷摸摸、變得自私陰暗,那么這樣的所謂宗教就肯定不是正常的宗教了。


      黑龍江省宗教協會 會長 呂德志

      對“全能神”來說,是因為他們不僅僅是說我信“全能神”了,而是說因為他們所信的“全能神”是邪教,給社會,危害到了社會正常秩序,違反了國家的法律,所以他理當受到法律制裁,這個和宗教信仰沒有任何關系。


      “全能神”邪教中,女性成員較多、文化程度比較低、流動性很大。他們不看電視、不用手機、不上網,長期與外界隔絕,過著偷偷摸摸“特務化”的生活。他們吃著白菜土豆,把家里的積蓄和打工賺來的錢全部奉獻給所謂的“神”去享用。他們每天被假視頻洗腦,以為自己是虔誠的信徒,卻不知道自己所信奉的,一直是邪教、是假神。偵辦單位不僅成體系地打掉了“全能神”邪教東北牧區決策層,也成功挽救了很多被邪教所蒙蔽的信徒。


      大慶市公安局法制支隊副支隊長曹立楠

      打掉的全能神骨干成員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條,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按照法律規定。這些人里面其中有一些主犯,主犯就要從重處罰的,還有一些從犯要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按照那個三百條兩高解釋司法解釋規定,他們其中有一些人罪刑比較輕微,還有一些認罪悔過的明確表示退出邪教組織,我們也會體現寬嚴相濟政策,可以不予處罰。


      在生活中,我們又應該如何識別“全能神”邪教信徒呢?首先,他們的信仰不來自于《圣經》,而是來自于邪教組織自己制作的視頻或者電子書籍。其次,“全能神”邪教信徒聚會隱蔽,不允許外人參與。另外,“全能神”邪教的各個窩點也有自己的特點。


      案件偵辦負責人

      它的成員 就是“家庭”的成員 基本上都是男性 或者都是女性 而且從它的年齡結構來看 不是一個正常的家庭結構 如果群眾發現家人或者鄰居有上述特征 可以立即向公安機關聯系。


      7月31日起,這起“全能神”邪教人員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案件在大慶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8月13日晚6點,

      《新聞夜航》將全省獨家,

      為您揭秘“全能神”邪教!


      評論

      本站采用注冊制,請點擊網站左上角“注冊”加入本站,注冊會員可以發布文章評論、留言,也可以發布文章交流心得及尋找親人朋友。

      午夜a级理论片在线播放717

      1. <button id="v3ke3"><acronym id="v3ke3"></acronym></button>
        <rp id="v3ke3"><acronym id="v3ke3"></acronym></rp>
      2. <rp id="v3ke3"></rp>